人民网专访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南通迎来新动能

发布时间:2019-11-18

人民网南通10月21日电(记者王继亮)近期,国家新一轮《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下称《纲要》)正式对外发布。作为同时拥有江海资源优势的南通市,不仅是长三角经济增长重心,也是长江经济带上的重要节点城市,会借此增添哪些利好及发展新动能?日前,人民网记者为此专访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南通大学党委书记成长春教授。

值得注意的是,经济实力位居全省第四位的南通,自2014年9月份以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被提升至国家战略,拥有长江岸线优势的南通即赋予发展重任。当年,中央曾多次提出要依托黄金水道建设长江经济带,为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提供重要支撑。资料显示,该市位于长江入海口北岸,拥有长江航线150多公里,长江岸线长达166公里。10年来,沿江深水岸线利用率由十年前的不到60%提高到近100%。

记者:南通市作为长江入海口的重要城市,《纲要》发布能给该市带来哪些利好?

成长春:至少可以带来四个方面的利好,为南通新一轮发展带来新动能。一是有利于促进人口经济等各方要素在南通集聚。二是有利于提升南通江海联运服务功能。三是有利于提升南通海洋高端装备、纺织服装等产业的国际竞争力。四是有利于推动南通陆海统筹发展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建设。

在成长春看来,南通通江达海,滨江临海,是贯通南北的交汇点,又邻近上海并受其辐射,而南通早年提出要融入上海跨江发展,这些基本的战略定位决定了南通在长江经济带发展,包括长三角城市群中将会获得更多的发展红利。成长春为此指出,《纲要》提出“生态优先、流域互动、集约发展”的空间布局思维和“一轴、两翼、三极、多点”的空间发展格局,有利于引导人口经济、科技创新等各类要素向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的南通集聚,提升南通城市人口和产业的集聚能力。

在提升南通江海联运服务功能方面,《纲要》在“发展现代航运服务”部分明确提出,要“开展江苏通州湾江海联动示范区建设”,因此《纲要》的实施将会加快通州湾深水航道和码头建设,推动实施江海河联运功能,打造江海直达运输集散基地和多式联运物流中心。

《纲要》提出,要“联合打造电子信息、高端装备、汽车、家电、纺织服装等世界级制造产业集群”。这有利于提升南通具有比较优势的海洋高端装备、纺织服装等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2013年12月份,江苏省委省政府正式印发《陆海统筹发展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标志着推进陆海统筹发展成为南通贯彻党的十八大提出的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重要举措。而《纲要》的四大基本原则之一是“陆海统筹、双向开放”。这有利于南通贯彻落实《纲要》精神,深化向东开放,加快向西开放,积极探索南通陆海统筹发展新路径。

记者:《纲要》在城市发展及发展特色小城镇方面提出相关要求,这对长江经济带沿线地区城市化发展有何影响?

成长春:这些都有明确的要求。简单地说,一是有利于加快提高城镇化率。二是有利于提高城镇化质量。三是有利于促进各类城市协调发展。

具体来说,《纲要》强调,要拓宽进城落户渠道、提高城镇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创新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模式。这些举措对提高长江沿线城市人口城镇化水平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纲要》强调,要将生态文明理念全面融入城市发展,推进人文城市建设,增强城市综合承载能力,创新城市规划管理。这些举措对提升长江沿线城市特色品质具有重要推动作用。

《纲要》注重以城市群为主要平台,发挥超大城市、特大城市引领作用,推进中小城市和特色小城镇加快发展,推动资源要素顺畅流动和设施服务共建共享,强化城市群交通网络建设。这有利于促进长江沿线地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

记者:长江沿线城市依托长江优势,不少地区出现产业重复建设,如何避免由于产业集聚而造成同质化竞争?

成长春:这就要强调地方政府的引导作用。一是引导产业有序转移。二是推进一体化市场体系建设。

成长春建议,各地区政府要立足当地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优化产业布局和规模。下游地区要积极引导资源加工型、劳动密集型产业和以内需为主的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加快向中上游地区转移。要鼓励上海、江苏、浙江到中上游地区共建产业园区,发展“飞地经济”,共同拓展市场和发展空间,实现利益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