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创新驱动新引擎转型释放新动能

发布时间:2019-11-13

编者按:今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也是攸关未来发展的换届之年。过去五年,实体经济大省江苏面对新常态,适应新常态,抓住发展核心不放松,积极推动调结构转方式促转型,经济保持了总体平稳、趋优向好的态势,新旧动力转换初显成效。值中共江苏省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召开之际,我们刊发这篇报道,为江苏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鼓呼助力。

江苏:创新驱动新引擎转型释放新动能

省委书记李强在中共江苏省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做题为《聚力创新 聚焦富民 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报告。记者吴纪攀摄

苏北,“矿二代”刘培雷原以为这辈子生死都在徐矿集团了,如今已在煤炭去产能的大潮中转岗再就业。作为再就业的典型,她有一句格言这么说:“想通了,心就宽了;去做了,路就宽了;努力了,天地就宽了。”

苏南,49岁的纺织女工徐亚娜亲眼见证了无锡一棉纺织集团从传统生产走向智能制造的过程。她30年前进厂,过去一人看6台纺车忙得够呛,“现在30台也不在话下”。

不论渐显吃力的徐矿集团,还是追逐潮流的无锡一棉纺织集团,转型发展都是它们势在必行的选择。秋收冬藏,蓄势再发,时下正值秋冬季节转换,江苏经济也在经历新旧动能转换。经济新常态背景下,实体经济大块头江苏“稳转调促”任务繁巨,增长新动能亟需发掘培育。

“未来五年,我们能不能冲出转型的关口、实现发展的凤凰涅槃,能不能在新一轮竞争中占领先机、赢得优势,根本上取决于发展动力转换的速度,取决于创新这个驱动发展的新引擎能不能成为主动力。”在18日开幕的中共江苏省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省委书记李强如是强调。

发力供给侧改革 结构调整调出新动能

去产能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首要任务。江苏在实施过程中一手抓去产能,一手抓促转型,做到有减有增,稳步实现产业向中高端迈进。

近年来,玻璃产业快速膨胀,成为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宿迁是江苏玻璃产业集聚区,江苏苏华达新材料有限公司1994年建成省内第一条浮法玻璃生产线,至2013年拥有浮法玻璃生产线3条,总产能达990万重量箱/年。

失去行业竞争优势的平板玻璃价格剧减,企业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选择。苏华达总经理刘胜利告诉人民网记者,2013年底,公司断然关停窑龄到期的400吨/天生产线,去产能262万重量箱/年;一年后再行关停500吨/天生产线,2015年6月设备整体搬迁尼日利亚,转移产能321万重量箱/年。

如今,苏华达正在加速向高端产品转型,在宿迁高新区投资16亿元建设中玻电子玻璃产业园,新上2条电子玻璃生产线的年产值预计可达15亿元,较原来3条生产线年产值高出50%。这里也将成为国内最大的电子玻璃生产基地。

压减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退出低效产能,产能增减旨在腾笼换鸟,换个姿势前进。一家企业如此,区域发展也如此。以徐州能源产业结构调整为例,随着汉能集团6年前在徐州开建当地首个光伏电站项目,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便开始打破徐州由火电一统天下的能源供给格局。继而,协鑫、中能硅业等也陆续落子徐州。截至“十二五”末,徐州有一定规模的光伏企业达到了20余家,目前运行的光伏装机在120万千瓦。

生物质发电和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也在徐州多地开花。今年5月初,总投资3.8亿元的国丰新能源丰县垃圾秸秆混燃发电项目并网发电,它每天可以“吃”掉垃圾800吨、秸秆400吨,年发电量超2亿度。“全市建成并投入使用的垃圾发电厂有3个,装机超过4万千瓦,目前在建的还有两座垃圾发电厂。”徐州市发改委工业处副处长刘昊晨介绍,到2020年,该市一次能源中煤炭消费比重将降至76%,天然气比重超过2%,可再生能源比重达到7%左右。

相对需求结构,供给结构调整是个慢变量。省委书记李强指出,让供给结构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要做的就是加快动力转换”。按照江苏去产能的目标任务,今年压减粗钢产能400万吨,退出煤炭产能818万吨、水泥产能380万吨、平板玻璃产能300万重量箱,化解船舶产能330万载重吨。数据显示,前三季度,全省水泥、平板玻璃、民用钢质船舶产量同比分别下降1.7%、14%、23.8%,煤炭、钢铁、船舶分别完成全年去产能计划的97%、71.8%和43%。

 

倾力智能制造 生产升级增添新动能

江苏是经济大省,2015年地区生产总值突破7万亿元,居全国第二。延续去年第三产业占比首超第二产业的势头,今年1-9月份,第三产业已然撑起江苏GDP的半壁江山,占到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