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江北新区:“生态秀带”皆翠色湿地亦诗地

发布时间:2020-06-14

原标题:“生态秀带”皆翠色 江北湿地亦诗地

  48.5公里遍布湿地公园群,珍稀鸟类常“做客”

  生态秀带”皆翠色 江北湿地亦诗地

  初夏时节,气温骤升,从上游的长江五桥登船至下游的划子口河,一路上江风习习,拂去些许燥热。长江北岸,目之所及皆是翠色,成群的水鸟沿岸低飞,顺着江滩觅食,每至一处公园或湿地,都会停下来栖息。

  在江北新区48.5公里的长江岸线上,无论是已经建成的启龙亲江公园、江北滨江公园、杜圩湿地公园,还是在建的扬子江公园、桃湖公园,又或者是规划建设的绿水湾湿地公园、新化湿地公园……一座座公园拔地而起,一处处湿地被纳入保护范围,都不断刷新着长江岸线的底色。

  搬码头、迁企业,建公园、护湿地,江北新区变“工业锈带”为“生态秀带”,正在全力建设湿地公园群,打造中国最美滨江城市岸线。

  和谐共生

  珍稀鸟类常来“做客”

  今年60多岁的周强是新区大厂街道居民,同时也是一位拍鸟达人,15年的拍鸟生涯,让他捕捉到170多种鸟类的灵动瞬间。“生态环境的好坏对鸟的影响非常大。”周强说,十多年前自己就下定决心,要用镜头的力量激发每个人对生态的关爱。

  鸟类是反映生态环境的“晴雨表”,在周强看来,江北新区长江岸线生态环境的改善,鸟儿最有“发言权”。“我小时候,在大厂地区只能看到麻雀。现在是走到哪都有鸟,而且品种多,成群结队。”周强说,包括一些稀有的水鸟,都会顺着长江迁徙,每年都要到新区来“做客”。

  棉凫是世界上最小的雁鸭类水鸟,2017年,周强第一次在家门口拍到了棉凫。“棉凫专门吃水草上的小虫子,这种鸟对水质的要求很高。”周强介绍,当时棉凫是出现在新区马汊河入江口附近的湿地,这说明当地的生态环境和水质都很好。之后,周强每年都能在新区的湿地拍到棉凫。

  周强说,这些年,他在新区拍到的鸟类品种有近90种,棉凫之外,还有寿带鸟、小鸦鹃、黑鳽等珍稀鸟类。“寿带鸟尾巴是身体的4倍,非常漂亮,这种鸟虽然不是水鸟,但它特别喜欢洗澡,一般都栖息在长江边上的湿地中。”周强表示,这些多年未见的鸟类迁徙到江北新区,说明长江岸线的生态环境有了极大改善,再加之市民环保意识增强,让鸟儿有了更大的生存空间。

  这两年,随着新区长江岸线边的公园越来越多,周强已经很少到外地去拍鸟,家门口的太子山公园、平顶山公园,周边的杜圩湿地公园、大厂生态廊道等,都是观鸟、拍鸟的极佳场所,包括当地的一些化工企业也越来越重视对长江的保护,把沿江区域打造成绿地和观光带,不仅让居民有了休闲场所,也让鸟儿有了栖息之地。让周强印象深刻的是,过去,只有从电影和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人来鸟不惊”的场景,如今时常会出现在他的镜头中,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已成为新区长江岸线一道亮丽的风景。

  串珠成链

  一座座公园点缀江岸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对于长江沿岸的居民来说,他们的感受显然要比鸟儿更加真切,看到的景象、闻到的气味、听到的声音,和过去相比都有了彻底的改变。

  长江大桥北堡下的桥北滨江生态公园,如今已是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每到周末更是游人如织。泰山街道工作人员胡晔介绍,这里以前是一片狭长的江滩,有数家码头和船厂在此进行货物运输、船舶修理,对原有的江滩生态环境造成破坏。

  “你们可能没法想象以前这里有多‘脏乱差’,不仅噪声大,喷漆的味道也很重,还有很多菜地、棚子,所以大家都不愿意过来。”泰山街道居民肖娣华回忆道。家住桥工新村的肖娣华,自五岁跟随家人来到南京,在江北一住就是55年。“最近这几年,环境大变样了。我父亲是南京长江大桥的建设者,在我眼里,没有一座桥能比得上大桥。现在,桥底的风景也更美了,我是逢人就推荐。”肖娣华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透露出因岸线之变所带来的幸福感。前几天,江北新区首届汽车文化节就选址桥北滨江生态公园,现场热烈的活动氛围和雄伟壮丽的南京长江大桥交相辉映,江风拂过一排排崭新的车辆,演绎着工业与自然的完美共存。

  今年即将动工的新化湿地公园位于沿江街道新化社区,家住周边的老居民都清楚,该地块原为企业贮灰场。新区环水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公园离长江岸线约1公里左右,园区面积约为39.5公顷,其中水面面积占了近一半。对于项目的建设,周边居民十分期待,“贮灰场变成湿地公园,我们的家门口就要大变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