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探索10大消费扶贫模式实践精准扶贫

发布时间:2019-11-19

原标题:“买买买”也能扶贫助困,江苏探索出10种模式

11月8日,2019消费扶贫市长论坛在苏州召开。来自国家发展改革委以及江苏、青海、陕西、山东、重庆、山西等对口帮扶地区的相关部门、基层一线、电商平台等人士,就如何更好发挥消费扶贫的作用,带动贫困地区贫困户脱贫致富,集聚一堂,畅所欲言。

江苏探索10大消费扶贫模式实践精准扶贫

江苏探索10种模式消费扶贫

消费扶贫是社会各界通过消费来自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的产品与服务,帮助他们增收脱贫的重要方式,是社会力量广泛参与扶贫、助力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途径和举措。如何将贫困地区的特色农产品、劳动力引入城市,全国各地不断探索、实践,呈现多点发力,全面铺开的良好局面。

北京,“大城市、小农业”,农产品主要依靠外省市供给。据统计,该市每天消耗将近2000万斤蔬菜、700万斤肉蛋鱼、1200万斤豆奶类农产品,消费扶贫市场潜力巨大。为了发挥消费扶贫的力量,北京市在全市16个区建设了消费扶贫分中心,100多家商超超市批发市场建立消费扶贫专柜,建成运营消费扶贫网点1000个。今年上半年实现消费扶贫总额57亿元。

东部等发达省市是消费最旺盛、最活跃的地区,是推动消费扶贫工作的重要力量。江苏是经济大省,也是消费大省。在国家新一轮东西部扶贫协作中,先后助力对口地区国家级贫困县脱贫50个,减少贫困人口近300万人。

消费扶贫,是江苏实践精准扶贫的重要切入点。江苏省对口帮扶支援合作工作领导小组成员王志忠告诉记者,为了推动消费扶贫在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深入推进,省委省政府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搭建展销平台,拓展销售渠道,广泛动员全社会力量参与。2018年,20多家“苏宁易购扶贫实训店”、387家中石化江苏公司加油站仅销售陕西苹果就达3000多万元;南京众彩农副物流市场销售贫困地区农产品达8000万元。

不仅如此,围绕着产品消费和服务消费,江苏总结出“菜单式”“打包式”“链接式”“补贴式”“阵地式”“触角式”“联姻式”“网络式”“福利式”“导入式”等10大消费扶贫模式。

“消费是一种市场行为,因此要坚持市场化原则。”王志忠说,同时还要搭建互通式平台,建立常态化机制,动员企业积极参与,运用科技化手段,营造社会化分氛围,加大消费扶贫宣传力度,引导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社团组织、群众积极参与,形成社会主义大协作、大帮扶的宏大格局,从而将消费扶贫工作做深、做实,以消费扶贫推动产业扶贫,巩固脱贫攻坚成果。

江苏探索10大消费扶贫模式实践精准扶贫

诸多瓶颈制约亟待解决

消费扶贫,一头牵着贫困地区,一头牵着广阔的市场。可以说,消费扶贫是推动产业扶贫持续稳定发展的重要引擎。然而,在目前的实践中,消费扶贫还有诸多瓶颈的限制。

电商平台是消费扶贫的主要渠道之一。阿里巴巴集团乡村事业部战略合作华东区总监胡冠男说,上网的农产品是否可以标准化、规模化,决定了能否在电商平台活下去。其次还要有懂电商的人才和专业电商的服务,这三个要素齐全,才可以实现贫困地区农产品卖出去、卖个好价钱。

胡冠男介绍,阿里巴巴集团已经专门成立了数字农业事业部,要在全国建设1000个数字农业基地,目的是解决小农生产分散性、品控非标准性以及农产品利润薄等结构性问题,利用数字化推动农产品的标准化和规模化。

最关键的还是人才。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创新事业部总经理杨洁也持有同样的观点。 “实际上我们去了很多贫困地区,有些地区的产业具备了一定的基础,有一定的规模,但是缺少市场营销,不懂得如何打造品牌。”杨洁说,平台生产的内容可能是一时的,但乡村如果有更多懂信息传递的人才,不断借助于平台向外传递家乡的美景美食等,也是一种带动力。为此,该公司开展了一系列的人才培训,目前已经培训了3.4亿贫困地区的创作者,通过生产大量的信息,传递本地区的农业和文旅产业。

“技术不是问题。问题是各方如何达成共识。”京东集团智云天地农业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宁说,在跑了200多个贫困县之后发现,很多地方为了做出农产品品牌,制定了很多标准,而这些标准,当地很多企业都不能达标,这就造成一个怪现象。“制定标准,是为了本地区的商品有准入门槛,而不能将大多数企业排除在外。”侯宁建议,制定一个标准是,起码要6成以上的企业能够达标,第二年再提高标准,提供更好的消费扶贫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