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省区地下水超采成漏斗区以水定供迫在眉睫

发布时间:2020-01-02

原标题:人水矛盾结苦果:多省区地下水超采形成“漏斗区”

  原标题:人水矛盾结苦果:多省区地下水超采形成“漏斗区”

  建立立体的水资源利用体系,以水定供、以水定需迫在眉睫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多省区采访发现,部分地区地下水超采严重,形成大面积“漏斗区”,威胁工农业用水安全。由于节水意识薄弱、节水工程落后、用水监测体系不健全,地下水开采治理存在诸多障碍。当地群众呼吁,建立完善立体的水资源利用体系,切实落实“以水定供、以水定需”。

  地下水超采形成“漏斗区”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内蒙古、黑龙江、安徽等省区采访时发现,有的地区地下水灌溉面积不断扩张,有的地区生产生活用水粗放,导致地下水资源被过度开发利用,出现地下水开采“漏斗区”,影响居民饮水、农业灌溉和工业用水。

  在内蒙古阴山北麓地区,种植着大面积的马铃薯、燕麦等作物,然而这里年降水量不足400毫米,属于半干旱地区,靠自然降水无法有效灌溉。近年来,旱地上竖起许多喷灌圈,种植企业和农户通过开采地下水灌溉农田。农业用水过快发展,导致浅层地下水位下降,内蒙古已形成33个大小不同的地下水超采区。

  黑龙江省桦川县的一位种粮大户说:“过去打井,几米深就出水,现在打井,四五十米才见水。”黑龙江省多位基层农业干部表示,三江平原地下水超采导致地下水位降低,而且地下水水温低、有机质含量少,容易引起地表盐碱化和硬化,严重制约农业稳定和持续发展。

  在安徽北部地区,由于地表水污染,保证率低,经济社会发展对水资源需求量加大,地下水被超采。安徽的超采区主要分布在阜阳市、亳州市、宿州市、淮北市以及蚌埠市5市14县(市)。安徽省水利厅资料显示,2001年至2010年,淮北平原地下水超采区25个,超采总面积3068.5平方公里,占淮北地区总面积的8%。

  地下水具有流动性和可恢复性,可为人类的生产生活所利用,但是,地下水的采用量一旦超过补给量,会造成地下水短缺,影响居民饮水、农业灌溉和工业用水。

  此前,淮北平原地区由于地下水超采,在入夏后出现区域性缺水,影响居民供水安全。2018年6月,《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宿州泗县走访时了解到,当地多个居民小区只能分时段供水。

  “水龙头开了八天,没有一滴水。”陈伟从小在泗县长大,他说,自有记忆以来还从未发生过如此严重的“水荒”。尽管实施加压供水,但三楼以上住户仍然由于水压不足用不上自来水。一些居民不得不自费安装增压泵,“没泵就没水,我都已经用坏两个增压泵了。吃水比吃油还难。”陈伟开启增压泵之后,记者看到,在用水高峰期,细细的水流仍然无法满足日常生活需求。

  同年9月,随着泗县备用水源地建成,当地“水危机”得到缓解。安徽省水利厅介绍,安徽省地下水超采区主要分布在城镇,阜阳市已出现地面沉降。如果持续超采,可能会加剧地下水位下降,影响供水安全。

  人水矛盾制约超采治理

  随着人口增加、工农业高速发展,整个社会对水资源的需求量也在不断增加。然而,节水意识、节水工程和用水监测体系却没有随之增强或完善,导致人水矛盾日益突出,使地下水超采治理存在诸多障碍。

  首先,重生产发展,轻节水保护。农业地表水灌溉成本高,农民用地表水置换地下水缺乏积极性。

  黑龙江的多位基层农业干部反映,由于水田经济效益好,前些年不少地区“旱改水”,目前黑龙江省水田面积近6000万亩,一亩稻田用水量300多立方米。

  黑龙江富锦市水稻种植大户柳军力说,农民种地看效益,要想让农民调整种植结构,减少水田面积很难。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三江平原采访了解到,地表水灌溉成本远高于抽取地下水,水田多用地下水灌溉。

  黑龙江省七星农场种粮大户张景会说,用电抽取地下水每亩成本约25元,而用灌区的水要收水费,灌一亩水田大概80多元,成本提升导致农民对用地表水置换地下水积极性不高。

  其次,水源替代工程尚未完全解决。安徽省地下水超采主要集中在淮北平原区,该区地下水是城镇居民生活、工业及农业用水的主要水源,随着城市发展、居民生活水平提高,对地下水的需求量在逐渐增加,如淮北平原地区一县城用水人口较2015年增长50%以上,由于供水能力达不到生产要求,城镇企业自备井供水量逐年提升。如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淮北平原地区生产、生活用水的替代水源,地下水超采治理仍存在较大的困难。

  再次,节水技术推广不够。相关部门一直在推广农业中的节水灌溉设施、工业中的节水生产技术,但是推广普及力度不够。